雲彩見證

召呼

召呼      召呼是衪成全也是衪

  施瑋DMin 2013

                    教牧博士

我是詩人也是小說家,最不擅長的就是學術研究和寫論文。1999年蒙召信主後,當年就神奇地開始了在新墨西哥州唯一的神學院、也是三一神學院美西南分校學習。原先只想學完本科段的十門基礎課,便於寫作就行了。每一年都打算停止,每一年都被神帶著向前繼續學習,2005年學完了MA的課程又多修了一些課,因為搬到洛杉磯在《海外校園》當編輯,故而拖到2007年才參加了畢業典禮。

畢業時,導師希望我繼續讀博士,我很肯定地對他說自己不是個搞研究的人,到此為止吧。我把七年來寫的所有作業、論文等全部裝入紙箱,貼上封條。望著這一大箱子,我覺得千辛萬苦,總算對主有個交代了,於是開心地與「神學」揮手說拜拜。

在《海外校園》的編輯工作卻讓我不得不感謝那些年的神學學習,更是感謝教過我的老師,同時也越來越發現自己所知甚少。特別是因為上帝將牧養和陪伴中國基督徒文學藝術者們的使命放在我的心裡,在與成為基督徒(甚至是長執)的文化人交流中,我深感到,完全按目前神學釋經中偏重西方式的閱讀和研究方法來讀經和講道,很難引起深受中國文化影響者的共鳴。如果不進行神學的中國處境化研究,神學與信仰和中國人的身份與文化常常是隔裂的。

在禱告中上帝藉著我過去的專業素養與文化背景,啟示我看到,回到文本閱讀與審美上的漢語處境化研究,將可以為建立漢語神學提供一條路徑和基礎性元素。得到這個啟示後我很興奮,幾年中不斷地勸說幾位做神學研究的朋友來研究這個方式,他們都覺得很好,但一來時間限制,二來他們都不是中文系出身,總之他們都沒做。

我不斷在上帝面前禱告,求祂將這異象放到我認為擅長做研究的人心裡,但我從沒有想過這個異像是給我的,直到2010年初,當我禱告求主揀選合適的人來研究時,主反問我:「為什麼不是你?」我馬上就說:「不可能是我,因為我太忙了,而且我不適合做學術研究。」但主還是這六個字:「為什麼不是你?」直到我完全順服在主的旨意下,將目光從現實的不可能轉向主的大能。

就在我為時間的安排和學術的把關擔心時,我讀到了北美華神梁潔瓊院長的一篇關於猶基對話的論文,那是我第一次如欣賞交響樂般讀一篇神學論文,之後我還將閱讀體會畫成了一幅油畫《通道》。去北美華神成為博士研究生,不僅滿足了上帝給我的研究托付,讓我明智地管束時間的分配,而且解了學術上引導和把關的問題。當我們順服上帝的旨意,相信祂的大能,將腳踏入奔流的約旦河中時,水就分開,神蹟就會發生。

北美華神學習的三年半中,中年的我卻有著這一生都未曾有過的求知欲和學習熱情,在沒有影響《海外校園》及別的各項事工的同時,我完成了道學碩士的補修課程和教牧博士科的所有課程及論文《舊約聖經文學的漢語處境化研究》,並且論文的片斷也都陸續發表,甚至嘗試了論文內容在神學培訓中的教學實踐。

邊工作邊讀博士學位不可能不困難,不可能沒有壓力,但這些壓力和困難卻成為我靈性更新的契機。上帝天父是起頭者,是呼召者,祂也是成全者。每一次去學校的路上,每一次研究中的困境,神的靈都真實地降臨在我身上,常常讓我淚流滿面,洗去了一切畏難,代之以滿滿的感恩。

這三年半,像是我與我的良人度過了一次新的蜜月。

 

召呼 

You are here: Home 雲彩見證